新聞中心banner
新聞中心banner
人臉識別技術亟待與法律牽手

遵循合法、正當和必要原則,以實現法律規範對人臉識別技術的約束或指引作用。對法律未有規定的,則應考量該技術是否具有為公眾內心所信服、行動所接受的屬性,是否符合技術規範或客觀標準。

有數據預測,到2024年,我國人臉識別市場規模將達到24億美元。可見,人臉識別技術將成為新的經濟增長點。然而,由於對收集信息的主體、目的、方法、範圍與程序,以及對違規收集或使用行為的法律責任等均無法律上的明確規定,加之設計者自身偏見,不可避免地會引發公眾擔憂和質疑。

我國關於人臉識別技術的相關規定,散見於民法總則、網絡安全法、消費者權益保護法,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的司法解釋,以及國務院頒布的行政法規之中。可喜的是,2019年11月29日,我國成立了人臉識別技術國家標準工作組,發布了《生物特征識別白皮書(2019版)》,全麵啟動了人臉識別國家標準的製定。國家網信辦、文旅部和廣電總局等三部門隨後聯合發布了《網絡音視頻信息服務管理規定》,就換臉技術作出新的規定。

從利用人臉識別技術、鼓勵和規範人臉識別技術發展的角度出發,眼下需要直視和麵對的,是如何完善立法程序,將人臉識別技術納入法製化軌道。

第一,遵循合法、正當和必要原則,以實現法律規範對人臉識別技術的約束或指引作用。對法律未有規定的,則應考量該技術是否具有為公眾內心所信服、行動所接受的屬性,是否符合技術規範或客觀標準。

第二,完善法律規範與約束。立法應當對人臉信息收集的主體、目的、方法、範圍與程序,以及違規收集或使用行為的法律責任等作出明確規定,尤其要提高人臉識別技術在執法、司法領域研發和運行的正當程序要求。

第三,強化監管力度。法定職能主體應當不斷強化監管意識和職責。一方麵,要求研發和運營者承擔說明義務,向公眾證明其數據來源的合法性、技術運行與數據存儲的安全性;另一方麵,增強人臉識別技術的可解釋性,對可能出現的技術漏洞及使用風險進行幹預,同時將其告知公眾,並就特定的運行結果向公眾解釋。 第四,加強企業自覺與行業規範。研發運營企業和行業可從正當性、監管、技術安全和可靠、信息安全與隱私保護、法律責任等方麵作出明確規範,同時給出相應幹預措施或指導意見。 (作者係西南政法大學人工智能法學院教授)

文章來源:中工網